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我非书法家,但自幼受家乡“写大字”和“打拳”的熏陶,使我爱上了书法和武术。长辈怕我偷懒,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字要写,拳要打。记得幼年时,家乡有一位老先生的毛笔字写得非常好,尤其是他写的刀“捺”更是了得,十里八乡的雅士求教,没有五石(担)谷子不教......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秘籍 (纯文字,需耐心研读,方有收获)---云之先生。 (二)  

2015-03-24 18:54:29|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画与线条

字的点画如同一个人的服饰,主要起到装饰作用,展现基本的美感。如果说结体是书法的基本审美要素,无论毛笔书法和硬笔书法,那么点画就是毛笔书法的基本审美要素。点画展现出与直线的对比,展现不同的样式差异,是纯技巧性的元素,如同传统的平面设计中不同花纹的装饰。并且点画的造成主要通过侧锋的运用来达到,因此点画不可能传递书法的神韵,更多传递形的美感。当然形神皆不可缺,形式美更是人类基本的审美需求。
中国书法由于时代的变迁,纸笔性能的巨大差异,以及古代传统书论重感悟,少技术性分析,因此,书法的笔法大多已失传。今人更多的通过对碑帖的逆向分析,试图还原笔法,但高手不多。尤其对于点画形成的技法,谬误多多,更多的是让人无所适从。我从幼时学习书法,无论是描红,还是字帖中的关于点画的形笔轨迹的勾勒,总是学而不成,即使今天对毛笔的掌控已很稳健,很微妙,照此法学习,仍然不能书写出高质量的点画,皆因中间缺少技巧。在我的书中,没必要象其他人一样去描述横、竖、撇、捺、点的各种形态和行笔轨迹,这样的字帖太多。这里主要传授学书过程中感悟出来的一些技巧秘诀。
首先,书法的每一笔,通常分为点画和线条两个种类三个部分。点画装饰线条的两端,而线条体现书法的精神和灵魂。为什么是三个部分?如每一笔横、竖、撇、捺,起笔处的点画侧锋造型,收笔处的点画侧锋造型,以及中段的中锋行笔,构成了三部分。首尾部如果不用侧锋则点画无形,都是火柴棒的堆积,而中段行笔如果不用中锋,则必然无神,谈不上线条质感、神韵和力量等书法的灵魂美学要素。更谈不上各种审美质感,如苍劲、俊朗、飘逸等等美的享受。为什么有的书家写的字看起来很美,但不耐看,或单个字还行,但整幅作品挂起来后更是呆板无神,主要是侧锋使用较多,注意这里是说侧锋使用较多,而不是说全是侧锋,否则,一点不懂中锋的使用,写出来的字软弱无力,象美术字一样,不可能成为书家。但另一方面,点画的构造又必须是侧锋,有的人一味使用中锋,自以为得书法真谛,但写出来的字缺少变化,线条永远象火柴棒,行书有时还勉强,也是一种风格,只要功力尚可,楷书这样则一点美感也没有,点画单调难看,没有美感,有人习书多年,总是写不出像样的点画,皆因不明此理。
三段式结构导致了书法极大的技术性难度,即如何在行笔中实现侧锋到中锋的流畅转换。单纯用侧锋来形成不同几何形态,和单纯中锋行笔在一定时间的训练后,都容易掌握,而最难的是转换。就是点画与线条的灵活转换, 即侧锋和中锋的灵活转换,或者说是由形到神的灵活转换, 这样的转换需要的技巧性更高,更难。因此,说道点画,就不能不说笔法。笔法在传统书法理论中一直是最神秘的部分,就像内功心法一样,秘不外传,只有师徒传承,演绎了很多传奇。从解析的角度来看,笔法并不神秘,但技术难度大。
如前所述,笔法的真谛在于中锋侧锋的灵活使用,以及用笔过程中的灵活转换。书写行书时,多字皆不停顿,以气贯之,中间需要不停的转换,从侧锋到中锋,从中锋到侧锋,或半侧半中,技巧难度很大,这个调锋的过程需要在一瞬间完成。楷书调锋的相对从容些,但通常为了不让气断,只是单字起笔时舔笔调锋一次,最多中间一次,其它时间仍然要在行笔过程中调锋,尤其对于一笔中的书写,如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等等,起始端或末端侧锋成形,后自然转为中锋行笔,再侧锋收笔,需一气呵成,不可停顿调锋,这正是笔法的难处所在。
谈到转换,就不能不说到笔毫的多面使用,即常说的八面来锋, 当然不一定都是八面,不同的书法风格,不同的书体有差异,但应该至少是多面的使用。为什么转换难?因为是运行中的转换,而不能在一笔中停下来停笔调锋。当侧锋铺陈后,沿着侧锋的方面继续运行,则笔毫不在中间,将产生锯齿状,并失去神韵和力度,则需要通过使转来改变笔毫的方向,用笔毫的90度方向的另一面,以中锋,即笔尖在中央而不是一侧的方式继续行笔。当然这种转换有时是渐进的,有时是快速的,在转换过程中会产生过渡时的不同角度,根据造型需要,控制不用角度停留的时间,因而产生更丰富的造型,也就是说,侧锋和中锋的使用在过渡阶段很多时候是半侧半中,尤其在过渡时。半侧半中产生了更丰富的造型,也兼具神韵和力量。当然换种表述,我们也可以把所有的半侧半中都归为侧锋,即中锋只有一种,笔尖在中央,任何角度的偏离都可以归结为不同角度的侧锋。语言表述不重要,重要的是实际含义的理解。
谈到转换,则不可避免的说到使转的秘诀。使转在所有的书法理论中无非是三种方法,即捻管,转腕和摆臂。三种方法均可以改变笔毫的角度。根据个人多年的实践来看,摆臂主要使用于作大字或榜书,而且摆臂的角度有限,难以作精微动作,尝试一下,很难想象完全不动手腕而靠摆臂可以实现精微、灵活、快速地改变笔毫角度。捻管,据有些人考证是古代小字书写的主要笔法,年代久远,文献中的只言片语易失之偏颇,也许作小字,或小角度的变化可以通过捻管进行,但捻管角度稍大,不但容易脱笔,而将失去力量的连贯传递。书法的功力类似于其它一切武功气功,主要是通过长期的训练,学会调整呼吸,在一瞬间将全身的力量通过臂、腕、指、笔贯注于笔毫之一点,从而产生千钧之力的效果。因而,功力主要是对力量的使用,而不是说长期书法训练的人真的比普通人指力强多少倍。年轻时参加过很多运动,道理是一样的,主要是协调全身的力量,用于一点,才能产生惊人的效果。因此,只有腕,最能兼具力量和灵活度,是不影响力量传递的情况下,可以任意、灵活、快速地改变笔毫角度。个人经验应避免捻管,捻管失却力道,留于轻浮,断了气息,可能只适用于古代小字或今时表达率意、随性等小情调的非主流书法。
什么是点画线条之美?有形,爽利,变化,力道和神韵。什么是点画线条之丑?无形,拖踏,粗糙,呆板,油滑或软弱。
最后交流一下关于点画造型中的小的技巧。毛笔的自然形态是圆锥形,因此,写出圆笔并不难,难的是方笔,故点画造型中多方笔。圆笔不需要刻意训练,中锋训练即可,方笔多一些,更显爽利硬朗,方笔少一些,则必方圆兼施。如何创造出方笔的造型?除了侧锋运用,以及行笔时有一些技巧,如跪笔弹锋,如通过回笔对圆廓的覆盖。起笔前的舔笔调锋也很重要,以往习书时有个误区,以为中锋为上,故起笔前必须把笔锋舔得圆圆的,尖尖的,后来发现,这样起笔时很难出方笔,还需要在运笔中马上调整。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起笔前调好呢?多年实践发现,起笔前的最佳造型是圆锋略偏方,前锋略有弯曲。具体做法是先舔笔成为标准圆锥形,然后笔毫前段轻轻一压,使其圆中略扁,尖锋未散。这里的“度”的掌握很重要,压得太狠,则锋散了,锋散则不可能形成干净爽利的外形,锋散必糙,其次,笔毫弯度过大,影响中锋运笔。
点画,不是孤立的点画,作为一笔之中的一部份,总是和线条联系在一起的,侧锋也不是孤立的,作为笔法的一部份,也总是和中锋联系在一起的。因此,我们在谈点画,则不得不谈线条,谈笔法,谈使转等等,这些是书法技巧层面最复杂也最神秘的部分。






质感

点画线条的质感体现的是生命力和神韵,美的质感是线条挺拔、净润、有立体感。差的质感则是松软、气断、糙乱、平面化。
质感来自于很多要素的组合,如中锋的运用,因中锋而使看似二维平面的线条具备立体感,因立体感而显得更有力量和精神。二是纸笔水墨的结合。为什么要在宣纸上写书法?因为宣纸强大的吸水性能,导致其能产生千变万化的效果。因其难,所以奇妙无穷。四个变量影响最终书写结果:点画和线条质感= 笔的软硬程度 + 纸的生熟程度 + 墨汁的含水量+ 行笔速度; y= f(b,p,i,s)。 如此复杂的四元方程无法通过科学方式解决,只能通过经验解决。只有花大量时间才能掌握四者之间的相互影响,熟练掌握之后,就可以不择笔,也可以不择纸,当纸、笔任意发生变化时,高手则可通过调墨汁含水量和行笔速度来调节以达到最终的和谐效果,给人一种水墨华滋的感觉。三就是所谓的功力。
首先要谈的是中锋,中锋是书法的灵魂要素,如前所述,因中锋而有力量,而有神韵,而有生命力。什么是中锋,中锋顾名思义,是最尖的那一部分笔锋在笔毫中间运行,有顺锋有逆锋,但逆锋一般状态下很少使用,除非是为了体现某种独特的书法风格。中锋听起来容易,用起来很难,首先是换锋,由于点画造型时用侧锋,在线条书写时需马上转为中锋,因此最难是换锋,关于转换,前述已很详备,不再赘述。除了换锋,还需要调锋,即笔毫散开后,调整笔毫使之凝聚。
中锋用得多,转换到位,则笔画更有力道,更精神,侧锋多一些,转换不到位,则笔画飘逸,妍丽一些。如果一笔中从头到尾都侧锋,则当墨稍干,行笔速度稍快,则会露出马脚,笔画边缘如锯齿,呈燥、断之象。风格不一样,则中锋侧锋的配合比例不一样。笔笔中锋不行,笔笔侧锋则更失去灵魂和神韵。
古人作草书时尤其强调使转,主要目的是为了在快速变化中,即方向、角度的快速变化中,仍能保持中锋运笔,这样才能保证草书线条的力道和神韵。因使转,侧锋可变中锋,铺毫后可收毫,因而笔锋可在运动中调整,点画和线条在运动中变化。使转并不玄妙, 如果能静下心写上两年怀素和张旭的草书,就知道使转不难,并可以在瞬间完成。不熟练使转没法写“颠张醉素”的狂草。使转的主要目的的是运动中调锋,并且最主要目的是快速从侧锋变中锋。楷书速度慢,可以停笔调锋,但唐楷者均为高手,并兼善行草,使转笔法调锋较多。关于如何使转,前文已有详述。
另外,初习者通常犯的一个毛病是臂,腕,指皆僵硬固化,别说使转,即使保持中锋也很难,因为不同的笔画的方向角度不一样,举例来说,如横画可能是右上15度方向,竖笔可能是向下90度方向,撇是左下45度弧形,捺笔或右下45度或右下75度。实际结体中的行笔角度可能比这样的角度更加精准,尤其对行草书而言,每一笔角度千变万化。而中锋则要求笔毫必须顺着这样的角度运行,因此,臂腕指的方向需要灵活,根据需要放置,同时身体可以适当侧身配合,总之,不可僵硬。顺带给大家两个小秘诀,端坐写楷书时,身体应向左略让,不可让字在身体的左侧或中间,应略靠身体右侧,方便行笔,当然左撇子例外,但我相信作书法时没有几个人是用左手吧。第二个秘诀是枕肘,将右肘放在左手背上,有诸多益处:一是更稳,持枪或投篮时均有类似动作,双手配合会更稳,第二,利于中锋行笔,居高临下,更利于笔毫垂直于纸面,笔毫是否垂直,看笔杆就可以,笔杆垂直则笔毫垂直,笔杆倾斜,则不是中锋。第三,扩大了笔毫活动的范围,左手根据需要向不同方向伸出作为右手的枕垫,使得笔毫活动的范围大大增加。尤其作楷书时,不用频繁挪动纸张,以免气断。
点画线条如要达到水墨华滋的质感效果,则需要纸笔水墨及行笔速度的完美配合。熟纸用软笔则点画线条丰润,用硬毫则取爽利劲朗,生纸需硬毫,否则柔涩无法行笔,更无法点画造型,但是这里指的是弹性好的毛笔,如鼠须或掺以羊毫的硬毫笔,纯粹的狼毫笔不太贮墨,无法流畅书写,尤其作大字。生纸时行笔需慢,墨浓时行笔需慢,否则显得轻浮,墨停于表面,甚至断续无法流畅。生纸墨淡时行笔需快,否则因含水较多容易快速洇晕,点画线条无法成形。熟纸虽容易控制,但因吸墨少而质感略差,适合作行草,生纸难控制,但更显水墨华滋,质感更好,适合作楷书。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